全站内容
  • 全站内容
  • 医生查找
  • 新闻动态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就诊指南 > 科室导航 > 宣传科 > 新闻报道
新闻报道

我在非洲当医生 ——记日照市人民医院援非医生崔建

作者:管理员 文章来源:本站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9-08-28

坦桑尼亚在哪里?位于非洲大陆东岸,被联合国确定为全世界最不发达的地区之一。那里有多远?从日照出发约一万多公里。

2018年6月15日,根据国家卫健委和省卫健委的统一部署,日照市人民医院重症医学科二病区副主任崔建赴坦桑尼亚,执行为期两年的援外医疗任务。1972年以来,日照市人民医院坚定维护国家援非战略,目前已派出6批次共计14人次的援非医生,为当地百姓健康做出了无法衡量的卓越贡献。

“遥远、未知,但却坚定地义无反顾。”崔建说,面对陌生的异国他乡,任谁也会有担忧和恐惧,但这是国家赋予的责任,也是非洲同胞的期待,“我们以国家的名义向世界、向非洲伸出援助之手,抛洒我们的爱,既然选择就要做到最好,对得起这份责任!”

理想和信念是一个人动力的源泉。跨越万里历尽艰辛,崔健充分利用当地的有限条件,综合运用床旁超声、动静脉血气分析、中心静脉压检测、呼吸机辅助通气、药物治疗等诊治手段,成功救治了围产期心肌病合并重症肺炎及急性肾功能衰竭、风心病重度心衰合并多脏器功能衰竭、大面积肺栓塞合并肾功能衰竭等多例急危重症患者,创造了当地医院历史上多个“零”的突破。

 

付出的背后,是人道主义和救死扶伤的医者大爱

“Emergency! do suctionbolus lasix 80mg刚到非洲不久,在坦桑尼亚穆西比利国家医院基奎特心脏病中心基奎特心脏病中心,崔健就遇到了一件十分棘手的病例:一位心脏支架术后的当地患者突然出现了烦躁、血氧饱和度下降,口中往外涌出水样的泡沫痰。

“是肺水肿!”凭着多年的临床经验,崔建立刻下达指令。

听到“紧急抢救”这个词语后,所有人员立即行动了起来。氧流量开到最大、气管插管,在等待麻醉师期间崔建动手做球囊人工呼吸,指导护士为患者通畅气道,压紧面罩,他挤压球囊。患者意识有好转,所有人员松了一口气,一起抢救的医护人员向崔建伸大拇指:“中国医生,真的太了不起!”

“这里的硬件设施薄弱,基本靠临床经验来诊断疾病,我们丰富的临床经验因此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短短数月,从初到坦桑尼亚时的迷茫,到成为基奎特心脏病中心CCU团队中的重要一员,崔建参加过10余次大抢救,从听不太懂当地的英语,到与当地医生可以良好沟通、自己负责查房,这一切的背后,都是人道主义和救死扶伤的医者大爱。

当地治安很差,24小时禁止单独外出,夜间禁止在外面步行。再加上跟国内有5个小时的时差,与家人联系也是很不方便,万里之外,寂寞、想家,不时困扰着崔建。

“祖国派我们来这里,就是为了尽全力为患者解除痛苦,为这里的患者提供医疗援助,工作再难,也要完成!”为了更好地完成任务,崔建每天下班都要晚走一个小时,一是增加提高英语水平的机会,这是急需的;二是能够有更多的时间去了解患者、观察病情,亲自着手去掌握临床资料,为提出临床建议及指导做好准备。

 

 当地百姓的拥护,便是工作的不竭动力

    “中国的医生在用心治病!感谢中国医生!”在基奎特心脏病中心,接受治疗的55岁患者Siddik用斯瓦希里语表达着内心的激动。

几个月前,Siddik因急性心肌梗死转诊来到基奎特心脏病中心接受治疗。那时,崔建刚到中心工作两个星期,英语表达还不流利,但当Siddik知道崔健是中国来的医生时,立刻表现出巨大的信任,“基奎特心脏病中心让当地心脏患者不用去英国、印度就能做手术,不仅得到救治还省了好多钱。”Siddik介绍,基奎特心脏病中心是中国援建的,因为这里有中国的医生,所以很受当地百姓的拥护,“我们都说,如果要做手术,一定要让中国的医生来!”

在坦桑尼亚,像Siddik一样对中国及中国医生的高度评价的人比比皆是,崔建说,这一点让他非常感动也备受鼓舞,让他明白这都是以往的援非医生用汗水换来的口碑,自己必须将这份对祖国的荣誉传递下去。

来到坦斯尼亚不久,崔建便协助省立医院派遣的援坦医生赵立健做了2台小儿室间隔缺损封堵术。因当地缺少设备,很多器械都是只有成人型号的,这就给手术增加了难度。但两人凭借丰富的临床经验与不断尝试,每台手术花费3个多小时,最终通过超声及造影确认了效果,手术成功。“这2台手术是基奎特心脏病研究所自己开展的首例室间隔缺损封堵术,手术结束后,现场一阵欢呼,当地医生对我们中国医生更加刮目相看。”

患者最不满意的是什么?是沟通与理解,而不是单纯地治病。崔健感慨,在坦桑尼亚很少会发生医患冲突,他们会完全相信医生的诊断,而这种信任会给医生无穷的力量,更好地造福患者。

 

这是祖国的荣耀,也是我毕生的骄傲

援非,不仅是时空上的挑战,更是对医生个人健康的巨大冲击。除了缺医少药,恶性疟疾、结核、伤寒、黄热病、艾滋等传染病在坦桑尼亚发病率极高,而医生却几乎每周都要接触传染病感染者。

“手术时,我们都戴两层手套!”崔健介绍,自2018年6月16日参加中国援坦桑尼亚第25批医疗队起,他甚至冒着被艾滋病传染的风险,为患者做床旁超声、中心静脉置管、高难度动脉采血等操作共计105例次。

 “我将用我毕生所学,把好的技术留在这里,帮助更多患者。”穆西比利国家医院基奎特心脏病中心是非洲东部最大的现代化心脏中心,但他们工作效率比较低,对患者的关注度也不高。崔建便结合当地医院现状,帮助当地医生开展新技术、新项目,利用床旁超声检测与指导危重心脏病患者的血流动力学治疗,收到了良好的临床效果。

刚到医院时,崔建就发现CCU有一台老旧的超声机,只有一个心脏超声探头,“因为我在国内就大量操作过床旁超声,对于超声评估血流动力学、创伤评估、超声引导定位穿刺有一定的研究。”他利用超声机唯一的探头尝试着去做超声评估、血管定位等工作,充分利用现有的超声设备为患者提供更多的医疗手段。而除了正常的门诊、查房,崔建和医疗团队还要定期参加义诊,为当地患者提供上门服务,他们的足迹踏遍坦桑尼亚的各个城市、村庄。

不知不觉,崔建已经在坦桑尼亚度过了一年,他也渐渐适应了援非的医疗工作,“非洲人民对中国医生的尊重与感恩,这是祖国的荣耀,也是我毕生的骄傲。”